舟山东路上的城院肉夹馍和花哥双皮奶,今天重新开张了

这是一则来自老舟山东路人,

准确地说是老ZUCCer的通知:

 

城院肉夹馍和花哥双皮奶,

于今日(2017/09/23)重新开张。

老舟山东路上有那么多店,

为什么只提这么两家?

 

因为毒师自己回舟山东路,

一般就和小哥打个招呼买个馍迅速啃完

然后打包两个双皮奶回家进贡完事儿。

至于其他,

兄弟炒粉干读书时常吃,

毕业后家门口吃过更好的就无感了;

最爱的那家永康肉麦饼

却真不知道搬哪里去了;

阿浩盖浇饭也不知道在哪;

奶酸菜鱼什么的,

按现在美食公会标准笃定是低分……

所以肉夹馍和双皮奶

是出了舟山东路也难以替代的逸品,

也成为了“为什么要回去”的直接原因。

现在要去舟山东路,路口标识不是很明显,得在下图这个标牌下面左转,放心,拐过去绝不是湖州街。

沿途必然先路过树人大学,说个暴露年纪的话,毒师入学那年这里还属于广专,懂的自然懂。

到了那个本该热闹的T字路口,如今已是这幅模样。老早的商家们在这里努力数年后起码赚出了两套杭州房子,后入市的就不知道了。

得益于餐厅拆光,游客不是很多,门口居然还空余了几个车位,大喜。下车后发现前面同学们在排队,还以为开了家网红店,走进去一看原来是挨个领快递的地方……外面的餐厅基本上都关停完毕,只有图片远处那家还开着,懂的自然懂。

我又回来了。

门口停满了共享单车,一团乱。

由于看着面善(嗷~),保安也不盘问,任由毒师直接走进学校,穿过长廊,围墙的背后新建了一圈商铺。这里就是舟山东路原靠近ZUCC南门的若干商家的新基地了。

开门第一家就是肉夹馍,双方都见到了熟悉的笑容,打着招呼。

依旧是全家上阵,各司其职,不过老爸好像是打酱油的。

案桌上依旧是这个配置,似乎少了榨菜,不过少的还有更遗憾的……

最最可惜的是在停业期间,小哥弃了那锅十多年的老汤……今天这锅肉和汤是早上五点多起来重新熬的,味道寡淡了许多。老汤说断就断,多少有些匪夷所思,但这就是当前中国餐饮的缩影么。匠心什么的,都是营销号里没什么好说才吹出来的,国内的小商家都是实惠人。等吧,每天几十斤肉流转,几个月后又是一锅老汤……

小哥说玩了好一阵子,手都有些生了。但是招徕客人的水平却是毫不生疏,每个路过稍有眼神投射过来的学生,都会被询问声抓到“美女/帅哥,来一个几块钱的?”几乎弹无虚发。

来都来了,总要点个顶配的吧,馍是现做现烤的,塞进菜和肉,浇入汁,外壳还是香脆的。当然面粉不会用得特别好,所以香气一般般啦,但谁管这个呢。目前杭州最好吃的肉夹馍还是在这里,那些综合体里面的专门店相比就是渣渣。

我的20块钱豪华版到手了,肉塞得满进满出……赶上了BBQ Pit Boys做的分量。此外还有15和10块钱的版本可选,10块钱的肉真是少得可怜……比最最早的时候五块钱一只时还少。

不过必须说这不是正宗陕西肉夹馍,咱们懂,老陕们对里面不是纯肉的馍都视为邪教。当对于非原旨主义食客(除了对江户前寿司)来说,这种加了香菜、生菜,甚至榨菜的馍在口感上更容易接受,更有助于流行。

有了直接买20块钱顶配的能力,却没了消化20块钱顶配的胃口……或者也许能吃下,但又想想今天晚上的慢跑是不是要加上2km,于是吃到最后的1/3就放弃了,哪怕是肉汁最浓郁的那部分,随后在这里小逛片刻。

有自己熟悉的商家都欢迎自己认领哈。

这家鸡蛋灌饼得单独说一说,是之前和肉夹馍店并排贴着的,每次去吃馍,鸡蛋灌饼夫妇都以殷切地眼神招揽着我。开头几次碍着面子买过一两个,后来就无视眼神弃之不顾了……爱吃这一口的现在可以在里面的角落找到它。

转了一大圈,来到这个小小商业综合体的“正门”,猛然发现“花哥”在此,岂有不买之理!

又是熟悉的招呼,嗯,熟悉的发型……

也是今天开张,花哥和朋友们抱怨着租金涨了许多,不过价格似乎没怎么涨。

老样子,芒果、红豆双皮奶各打包一份,不过在车上却先喝了一罐。还是那个味道,想念肉夹馍,想念双皮奶,想念鸡蛋灌饼,想念锅贴炒饭的朋友们,今天开始又可以走一个了。

PS:

每一条老街的拆迁,

如今都变成了营销号10万+大放送。

凑个几千,刷个几万,

又是一条可以在甲方面前夸耀的数据;

 

而作为真正在这条街生活过的人,

看到那种文章后的体验,

就像不堪回首的受害人,

被无数无良记者追问当初的历程,

心中生起无限厌恶。

吃完回家,于书房急就此文。

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未经允许请勿转载,图片部分来自网络
美食公会保留文章版权、解释权以及相关权益。法律顾问:北京大成(杭州)律师事务所

发表评论